JUST FOR CHANKAITAI
 
首頁日曆常見問題搜尋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

分享 | 
 

 山本傳說番外一章~初春篇 by Wuxin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Manager
Admin
avatar

文章數 : 113
注冊日期 : 2010-04-08

發表主題: 山本傳說番外一章~初春篇 by Wuxin   周日 4月 11, 2010 9:17 pm

序文


這是殭3剛播的那年,我和一位網友合力編寫的小說,其實創作者是她,不過她說要我看看有沒有要改的,我們就一人加一點,完成了這篇,不過這位網友已經不見了,原因不明,我也不想多加追問(查),我有很嚴重的健忘症,除了發生的事情印象深刻點會記得,其他很快就忘了….對啦…就像我現在開始把Ken的作品忘得差不多一樣啦 =.= 除了我很健忘之外我強烈懷疑這是被Ken給傳染的(笑),他曾經說不記得自己演過的戲,雖然我覺得他是不想說太多才講講而已,因為Ken記憶力真的很好,N百年前的小事都可以記得,有些事他不說我都忘了,唉喲~~~讓我好害怕喔,我應該沒得罪大佬吧,有也沒辦法,搞不好那天真的有什麼事讓他抓狂,我也是覺得莫名其妙吧(我很容易把事情忘光光),最好還是不要發生這種事…….微臣惶恐啊~

這位網友文筆非常好,我很慶幸還保留她的作品,我的電腦跟我差不多,每次出問題都一堆東西不見(包括Ken的東西)。

藍字的部份是我追加與發言
紅字是作者與我同步線上修改
黑色是原文
深棕色那個是誰寫的我已經忘掉了

by the way……大佬不但記憶力很好,觀察力也非常敏銳(我超佩服他這一點的!)。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justforken.fengbb.com
Manager
Admin
avatar

文章數 : 113
注冊日期 : 2010-04-08

發表主題: 回復: 山本傳說番外一章~初春篇 by Wuxin   周日 4月 11, 2010 9:44 pm

  時正是初春,積雪雖未融,但溫泉的附近,卻已有櫻花悄然開綻,絢爛到極點,而不懼繁華後的凋零。
櫻花樹下,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,正凝望著遠方一片絢麗而出神……

仿佛是六十多年前,他在櫻花樹下,邂逅他癡愛一生的妻子……那一天家中舉行賞花會,在櫻花林中,
很多少女都在穿梭玩鬧,卻看見一個女子不曾參與,只是輕輕拾起樹下的落花,捧在掌心裏看著。
一時的好奇,他走近了那個女子。

『你在看什麽?』

少女沒有擡頭,只是輕輕的說:『你看,花都沒開盡呢……櫻花從來都是開到最絢爛時才會無悔的落下,
爲什麽要打攪它,不讓它心甘情願的逝去,而要在盛放的中途,就讓它凋落呢?』

他不禁笑了,從來不苟言笑的他,那一瞬間,忽然起了一點捉弄的心思:『你不是花,怎麽知道這花不是
想加入到歡樂的行列,所以提前落下呢?』

少女卻似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般,擡頭笑道:『是啊,我太笨了……』

她接下來的話,他沒有聽清,也無意聽清,在她擡頭看到她面容的一刹,一種極其熟悉親切的感覺席捲而來,
仿佛與面前這個女子已經相識千萬年,望著那雙溫柔安靜的眼眸,他的心忽然有了從未有過的安定與滿足……

後來,這少女成爲了他的妻,再後來,他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——未來。
阿雪和未來,這兩母女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那也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候。
戰爭開始,做爲一個軍人,他毫不猶豫的走上了最前線,當他對著士兵說:
『也許我們再不能回到故鄉欣賞美麗的櫻花……』
那時,他是想念妻女的,但他也相信,阿雪一定會好好照顧未來和家,不會讓他有後顧之憂的。

沒有想到……他不但回到故鄉了,而且年年都能看到美麗的櫻花——千年萬年,
他都可以永遠欣賞美麗的櫻花——只是,他身邊已經不會再有陪他賞櫻花的人!
他的唇邊,露出了一絲笑,參雜著甜蜜、痛苦、追回和不忿的冷笑——蒼天要捉弄他,
讓他不老不死,讓他孤獨一人,可他從來就不信天,不信命。我命由我不由天,
既然蒼天要奪走他身邊的人,給他永恒而孤獨的生命,那麽他就要讓世人全都過著這樣的日子,
不管這條路是否崎嶇難行,他山本一夫,從來只走自己的路!


桀驁和傲氣,是藏在他心裏的,對於溫泉的清潔女工初春來說,她遠遠看到的,只是一個風采卓然的男子
,正欣賞著美麗的櫻花。以她的身份,對這個氣度不凡,一看就是非富則貴的客人,她也只能遠遠的看著,
不能走近打攪。


穿上一件美麗的和服,嫁給自己心愛的人,這是初春一直的心願。爲了這個心願,這個美麗純真的少女,
離開老父到溫泉來工作。溫泉是個品流複雜的地方,以初春的美麗,有時也會受到一些醉酒男人的騷撓,
只是爲了她的夢想,她勉強忍受著。


飄落的櫻花襯在白雪上,雪白花紅,是美麗的景象,但在初春而言,清掃就是她的工作。
儘管經理曾暗示過她,可以給她安排一些收入更高的工作,但是初春不願,她要把完美純潔的自己,
奉獻給她所愛的人。


不知爲什麽,今天的落花特別多,初春看著地上的花瓣,忍不住低低歎了口氣,低頭拾起一片落花,
喃喃道:『你也在跟我作對麽?』

山本的臉色變了,回憶與現實的交錯,令他有一刻的恍惚,身形一閃間,他已到了初春身邊,
柔聲道:『你在做什麽?』

初春仍然低著頭,皺眉道:『你看,花都沒開盡呢……』她後面那句「怎麽就落下來,這怎麽掃得完」
還沒說出來,就已被山本打斷了。

『阿雪,阿雪……』充滿感情和痛苦的聲音,在初春還沒有看清他容貌的時候,就已經被這聲音迷醉了。


山本是清醒的,他一眼就看出初春不是阿雪,他也沒有把初春當成阿雪,因爲初春不能給他那種感覺,
只有阿雪才會帶給他的,讓他安定而滿足的感覺。
然而相同的話語,相同的背景,又讓他不能不回憶,不能不動容——當初春擡頭時,她看到面前這個男子,
癡癡的看著自己,那憂鬱深情而又專注的眼神,令她臉紅心跳。
【wuxin:初春你不要那麽激動,boss是在回憶阿雪啦】

『先生……』初春羞怯的叫道,驚醒了山本,他連忙站起來,有點抱歉的說:
『對不起,我剛才想到了一些往事,失禮了。』

他站起來後,初春才看清他,高大的身材,看年齡不過三十左右,只是不知爲何,
從他身上,竟流露出一種歷經世情的滄桑感,一眼看去,並不覺冷酷,但也不覺得可親,
自然而然有種高高在上的氣度,然而言談舉止,卻又盡顯一個有修養有風度的魅力男士的形象——
初春的臉,悄悄泛紅——這樣的男子,正是深閨夢裏人的形象,也是任何一個少女的夢中情人吧?
【聖仔:是啊是啊~好帥~好帥喲~】

山本也看清楚了面前這個少女,有著與清潔女工身份不相稱的美麗和純真。但在他眼中,除了阿雪,
無論何等的美麗女子也都只是一個美麗的人類,對他來說,除了食物,不具備別的意義。
向她點了點頭,山本就走開了,初春望著他的背影,在心裏嘲笑自己:“初春,你不要天真了,
這位先生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不是你能幻想的對象啦。”

華燈初上,正是這處溫泉最熱鬧的時候,但對初春來說,這時卻是她最空閒的時候。
爲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,初春的工作,僅限於打掃和收拾房間,儘量不跟客人接觸,
而溫泉女侍也都很能體諒她。

坐在房間裏,擡頭看著天邊一縷月色,初春忍不住又想起白天遇到的那個客人,
唇邊不禁浮現一絲甜蜜的微笑。進來換衣的女侍玉子看到了,笑著打趣:『初春,你在想什麽呢?』

初春忙道:『沒什麽啊,玉子姐,你怎麽就回來了?』

『今天有個客人喝醉了酒,吐了我一身,我是回來換衣服的。』
玉子忽然想到了什麽,說:『初春,你先幫我去收拾一下好嗎?那個房間被弄得一片狼藉,
他們已經換房間了,沒什麽人的。』

『好啊。』初春毫不猶豫的答應了。


一打開房門,一股惡臭就撲鼻而來,看來那個客人真的醉得很厲害。初春歎了口氣,走進去打掃,
剛剛收拾好,忽然聽見一個含糊的聲音:『我好像有什麽東西忘在剛才那個房間了……』
幾個醉醺醺的男子走了進來,在看到初春的一刹,都愣了一下。

一個領頭的男子最先反應過來,叫道:『這裏在搞什麽啊,這麽漂亮的小姐不來招呼我們,
盡派給我們一些老貨色。』口裏說著,手上已經不老實了,向初春的身上探去。

初春驚出了一身冷汗,不住的叫道:『先生,請你尊重點。』驚慌的向外面逃去,
那幾個醉酒的男人卻嘻哈的笑著,跟著追了出去。

天色已晚,初春慌亂的奔逃,竟不知不覺的,逃到了那片櫻花林中,於一片黑暗中,
模糊的看到一個身影,但來不及收住腳步,眼看就要撞上了——但不知怎的,
明明就要撞上的那個人,卻一閃就避開了。

那幾個氣勢洶洶的醉酒男人,一路追了過來,『你是什麽人,快點走,別耽誤我們的好事!』

那人沒有回答,他身後卻走出一個人,冷冷道:『山本先生不喜歡別人打攪,你們最好趕快走。』

『山本先生是……山本先生!』那個領頭的男子忽然一震,似乎連酒也醒了,
『你是,ken先生?那麽他就是……』

『還不快走?』那人似乎不喜歡解釋。

那幾個醉酒男子臉色陣青陣白,最終鞠躬道:『對不起,打攪了。』轉身飛快的跑走了。

初春驚慌的站在原地,還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,那個她差點撞上的人緩緩的轉身,
看著她淡淡道:『你不適合在溫泉工作。』

是他——初春臉忽然紅了,月色靜靜的從櫻花間流下,
給了她一種分外動人的光澤——少女見到心上人的嬌羞,原本就比最好的胭脂更有光采。
但美麗的月色下,嬌羞的少女……呵,這原本是吸血一族最好的美食。

可是,此情此景,此時此刻……他原本不知道阿雪見到他時的感覺,是婚後某一天,
阿雪才無意說起,原來她初見自己時,也是覺得分外的熟稔與親切的——那時他大笑著擁住她,
說這證明瞭他們是佳偶天成,緣分是上天注定的。而那時,阿雪臉上的嬌羞,
連最美的櫻花與之相比也要失去光彩……

至少今日,今時,他不想吸血,不想吸曾說過與阿雪一樣的話,曾做過與阿雪一樣的事的少女的血。

今天他的心,似乎比平時要柔軟些,特別容易回憶,也許是因爲——今天,是阿雪離開他整整五十年的日子吧……

初春凝望著他,月色下他是那麽高貴,又是那麽憂鬱,那一瞬她願意付出一切,
只要能撫平面前這個男子的憂傷——她開始愛了,愛上這個只見過一次的男人。

『如果你不介意,就陪我說說話吧。』山本看著這個安靜的少女,忽然想跟她聊聊。

對初春而言,這個夜晚,應該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夜晚,她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麽,而面前這個男子,
只是微笑著點點頭,偶爾應和幾句,他的眼神,總好像投射在時空深邃處——可是有什麽關係呢?
能與喜歡的人相處,即使什麽也不說,也是幸福,她不停的說話,只是想不停的告訴自己——我沒有在做夢,
這是真實的。

最後,山本又問了一次:『你不適合在溫泉工作的,爲什麽要來?』

初春輕輕的笑了,她美麗的眼眸中充滿了幻想和憧憬:『因爲我想存錢買件最美麗的和服,
嫁給我最心愛的人。可是,我家裏很窮,我不想讓我的父親爲了我而操勞,這裏的工資很高,
很快我就可以買和服了……』

看著她眼中明明白白的憧憬,山本的心有刹瞬的刺痛——他想起了未來。未來曾經那麽期待,
能由自己帶著去放風箏,可是他回來後,卻再不敢跟未來相處。如果不是自己當年的決定,
未來會不會也穿上了最美的和服,做個最美的新娘?

不,自己的決定不會有錯,如果不是那樣,未來現在一定也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邊。
做僵屍,不老不死,可以永遠跟心愛的人一起,有什麽不好?!未來的不開心,是因爲覺得自己是異類,
只要每個人都是這樣,她就不會覺得孤單,就不會不開心,他一定可以做到這一點,
一定會讓未來再有笑容的,一定!

他不想再聊了,『已經很晚了,你去休息吧。也許一覺醒來,你的夢想就會成真,那你就可以不再勉強自己做不喜歡的工作了。』

『ken,去選一套最美麗的和服,送給那個女孩。』山本淡淡的對ken交待著,他知道ken一定會完成得很好。

Ken有點奇怪,但他沒有把這種情緒表露出來:『是,boss。那麽落款應該寫什麽呢?』

『就寫山本一夫吧。』山本停頓了一下,緩緩道:『這是爲了紀念阿雪的山本一夫,送出去的禮物。』


初春醒來的時候,真的覺得自己還在繼續昨晚那個美麗的夢境。但捧在手心的和服,綢緞垂墜的手感,
給肌膚帶來水一般滑動的感覺。精美的刺繡上一朵朵粉色的櫻花,映襯得她更是膚如白雪——
這是在她夢裏也不曾出現過的美麗和服啊!

(山本一夫,這就是他的名字麽?他爲什麽要送這件和服給我,難道,他對我也有著好感麽?)——初春
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輕飄飄的,似乎已經快飛起來了。

正好今天是休息日,初春帶著和服回到了家,她要讓父親看看,她有了美麗的和服,她也找到了自己想嫁的男人!
穿著和服旋轉,她美麗的面容比花更鮮豔,老父眼中的欣慰和滿足,無法掩飾的流露。
他以爲初春已經跟送她和服的男人談婚論嫁了——呵,父親啊,那個男人,不一定會屬於我,也是我擁有不起的啊。
可是,不管他心裏有沒有我,我卻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他,就算我不能穿著這件和服,嫁給他。
至少,我能穿著這件和服,跟隨他,伴著他,就算永遠只能仰望他,我,不後悔!

晚上,初春穿上這件美麗的和服,又來到了櫻花林,她希望能再見到山本。
但她沒有看到山本,卻看見一個高大英俊,但是充滿邪氣的男子。

『美麗的小姐,這麽晚,你來這裏幹什麽?』

初春沒有理他,只是到處張望著。那男子笑了:
『美麗的小姐,你是在等你的情人嗎?要女人等的,絕不會是好男人,你不如考慮考慮我吧。』

『你住口!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!』初春生氣了,但她的生氣對那個男子來說,
大概只如同小貓小狗的吡牙咧嘴吧?他大笑起來:『他是天下最好的男人麽?
那就讓我賜你永生,讓你有時間看他,到底是不是最好的男人!』
【聖仔:那是你老大吧…他真的比你好千萬倍啊!】

月色下,這個邪氣的男子緩緩張開嘴,竟赫然出現了兩根獠牙!
初春見到他的面容往自己靠近,不知為何男子的雙手力道比常人還大,她掙脫不了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切…
深深的痛楚中,她怕的不是死亡,而是自己再沒有機會向山本表達自己的心意——血液和神智在一起離開她,
忽然停止了,那個男子離開了她,低聲叫道:『Boss。』,從他身後,她竟然看見山本——可是山本的眼神,
卻是漠然的——她寧可他也來吸自己的血,也不要他這樣漠然的看著她。對他來說,
自己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存在呢?他到底是什麽人?

睜大著眼看著山本,她拼著最後一口氣不肯倒下,只是想聽到他說一句話,然而,他始終無言。
初春的身體再也無法支持住她,只見她漸漸垂軟倒下,她並不後悔愛上山本,
不管這是個怎樣的男人,甚至,不管他是不是也是個僵屍。

在櫻樹下她見到山本那憂鬱而深情的眼神,她知道這個男人是值得自己愛的男人。
她也相信這個男人一定有深情的一面——只是,他愛的不一定是她。
不管自己是否配得上他,她只是想讓他知道,她是愛著他,願意爲他做任何事的……

意識已經漸漸模糊了,她怨!怨那個讓她無法對山本說出心裡話的男人……
她也不甘心,不甘心不能知道,她在山本心裏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存在。
都怪那個下流的男人……這個下流男人的嘴臉她死都不會忘記。

她,痛恨全天下這種無恥的男人。

『Boss,如果你不想那個女孩死,可以救她的。』ken還記得初春,這個讓Boss與平常不太一樣的女人。

山本淡淡道:『她就算變成僵屍,對我們也沒什麽幫助,何況,
她不見得願意。從Herman吸她血的那一刻起,已經沒人救得了她。』轉過身,
他冷冷道:『走吧,我們在這裏待的時間已夠長了。』


幾年後,在辦公室裏,山本正聽取手下的彙報。

『Boss,有家溫泉賓館正廉價出售,據說因爲那裏鬧鬼。』ken仿佛很無意般的提起,
『以那個溫泉賓館的條件來說,如果可以把鬧鬼的事情解決,這筆生意很值得做。』

山本抿了一口紅酒,很【溫和】的笑道:『ken,你不會爲區區幾億日元的生意來耽誤我的時間吧?』
【聖仔的心乓的一聲碎掉了:區區幾億日圓…老大…你很討厭吶 ~><~】

『聽說中國有南茅北馬兩家,精通道術,而且世世代代追殺僵屍。
Boss難道不想看看他們的本事嗎?』ken眼中浮起一絲笑意,
『而且那個女鬼是被Herman咬死的,雖然因爲沒有吸幹她的血,變不成僵屍,
但枉死的厲鬼,其怨念必重,殺氣必盛。是最好的實驗品了。』

山本沒有說話,心裏有些微的訝異:(那個女孩……還沒去投胎嗎?)

他查明了殭屍有驅魔人為敵,在中國茅山術中有名的兩大高手,
便是毛小方和驅魔龍族『馬氏一家』,毛小方的後人行蹤不明,
然而馬氏一家的後人專做收鬼生意,頗有名聲。
山本想試試馬氏一家的能力是否能威脅到自己,因此他請馬氏一家的後人來日本。


『好吧,一切就按你的安排。不過……除了他們,交代經理也去請裏高野的孔雀來趕鬼。』

聽到這句話,ken恭敬的點點頭,轉身出去了。
就在轉身的刹那,他臉上不由浮現出意料之中的微笑。
一切在Ken的意料中,也在山本的意料中,馬氏傳人很快就來到日本,

在旅館裡馬小玲和同行的況天佑要捉初春,一人一殭屍各自展開本領從旅館追到初春家附近的空地,
初春的怨念再強、意念再執著仍敵不過同是將臣之後的況天佑和南馬傳人的小玲,

當小玲放出龍神,初春終於抵抗不住,和服飄落,而她也被龍神威力所籠罩,
向上升去
——最後的一刻,況天佑仍然執著的追問:『到底是誰殺了你?』

初春面上泛起一絲微笑——到底是誰殺了我?其實這不重要,真的不重要。
重要的是——龍神的力量至陽至正,如果他送我和服的時候,
附有不純的意念,那和服就會隨我一起被收走。可是沒有,和服沒有被帶走,
也就是說,他送和服給我時,是一份真誠的心意——
只要他在送禮時是有心的,
只要他對我曾經有過一點心意,那足夠了。我遺憾的是,一直以來,
我都不曾讓他知道我的心意,不曾喚過他的名字,
那原本是我銘刻於心的名字——「山本一夫!」

我任性的叫出了這個名字,天地爲證,我不能嫁給你,不能陪伴你,
可是你山本一夫,永遠是我最心愛的人。在我消失前,
容許我叫一次你的名字吧,其實我捨不得你,我很捨不得你……

小玲成功的收服初春後,還交由裏高野的孔雀大師超渡


『Boss,那個馬小玲去了裏高野找孔雀。』最後真吾有意無意的向山本詳細彙報初春的一切,
山本冷漠的眼神示意他和碧加離開。

窗外依舊飄著細雪,就如同五十年前…甚至幾年前遇到初春一樣,他遠眺著裏高野,

望著那裏的一點佛光,淡淡的說了一聲:『這樣……很好。』


就快到初春時節,到時會有很多人泡著溫泉邊喝著清酒賞櫻,櫻花依然飄落飛舞,它是不是想加入這繽紛的世界,所以提前落下,卻因為留戀塵世而不情願逝去……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justforken.fengbb.com
 
山本傳說番外一章~初春篇 by Wuxin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陳間小築 :: 視聽交流 :: 同人文章-
前往:  

    千里情牽陳啟泰   有線電視藝人BLOG  百度貼吧  Free forum | © phpBB | 免費論壇互助中心 | 聯絡 | 違法舉報 | 申請免費博客